男性_健康站_www.jkzhan.com

 

  沈浩波北京磨铁有限公司 总裁

  2011 年之后,沈浩波终于在生意和文学之间的夹缝里找到了一点平衡。在这之前,他常常焦虑万分。在成为一个成功的出版商之前,沈浩波渴望赚钱,因为他坚信,诗人也是需要衣食富足、灯红酒绿的生活的。诗人不是佛,不可能清心寡欲、无欲则刚,诗人需要大把的时间在阳光、阴影下自由创作,而这个前提,就是先让钱夹饱满,银行卡充盈。

  但凡心有时光芒太盛,甚至掩盖了单纯的理想。当沈浩波一手创办的磨铁图书公司成为民营出版业的翘楚之后,当这家公司的码洋惊人地超越5 亿元之后,他开始感叹:“有钱了,生意滚滚,更没时间写诗了。”

  一年前,我也曾见过沈浩波,那时候,他坐在北京方家胡同的一家小咖啡馆里,跟一个知名作者讨论书稿。他在打印的书稿上用红色的签字笔标记出自己的意见,这位作者有点无奈地说:“没见过老板还一个字一个字看书稿的。”那时候的沈浩波异常忙碌,他在送走作者之后,重新要了一杯咖啡,点上一根烟,打开电脑,开始写诗。沈浩波自己说,每个月,他必须找一个下午,坐在咖啡馆里,写自己的诗,写自己的思想,面对自己的灵魂。

  他写诗的时候,眉头紧锁,好像刚刚读完了艰涩难懂的《西方哲学史》或者《小逻辑》,但沈浩波说,那时候的自己是最快乐的,至少是忠于自己的理想的。但在我见到他之后的一年光景里,沈浩波回忆说,他写诗的时间越来越少,创作的灵感越来越稀薄,他疲于奔命,财富高筑,心里冰冷。

  他一次次叩问自己:理想和现实,畅销书和写诗,哪个才是自己该留下的?

  这是外人看不透的纠结,就像你永远看不到月球背面的阴影一样。这种文人精神的确让沈浩波不快乐。直到今年之后,他皱紧的内心才慢慢舒展,他塑造了这样一种崭新的出版内涵:商业畅销书和价值出版遥遥相对,各司其职。一部分是为了创造财富,一部分是为了塑造内心。

  商业出版与价值创造

  2011 年之后, 磨铁旗下的各个编辑中心进行了一番大规模的重新整合,所有的编辑都改名为“产品经理”,各个编辑中心建立自己的营销团队,打造他们认为能迅速火爆的书籍。

  这样的改革,在沈浩波眼里,有着工业大革命般的意义,书籍也像流水线上那些工业产品一样,凭借快速研发、质量优秀、营销强劲而迅速进入市场,换来真金白银。沈浩波称这一部分为“商业出版”。

  与之相对应的是“ 价值出版”。这一部分工作人员还叫“编辑”,他们拒绝在CBD 庞大的办公楼里空守着小格子间,而是出没在一个宽敞明亮的LOFT 当中,编辑和编辑之间没有任何阻碍,可以随时交谈,可以大声争执。他们创造的书籍不用销量来衡量,而是依靠业内人士的赞扬或者批评当做唯一标准。

  这项改革推出之后,反对者并不在少数。一位磨铁资深营销编辑在微博里向沈浩波提意见说:“为什么要区分商业和价值?如果把那些有价值的书籍再进行商业包装,成为畅销书不是更好吗?”

  沈浩波没有正面回答质疑,但我知道,虽然商业和价值绝不是泾渭分明的两端,但却是最为纠缠难分的一对矛盾体,也或者是,沈浩波内心里就排斥商业,他极端渴望在自己生命中还存在一处阳春白雪、天高云淡的清幽深谷。

  除了价值出版之外,沈浩波的杂志梦也让他暂时舒缓了焦灼的内心。2011 年里,磨铁将出版几本杂志,他们都关注于文字本身,宗旨就是用文字打败时间。而最让沈浩波骄傲的是,韩寒将成为其中一本杂志的特约撰稿人,长期为沈浩波的杂志梦贡献青春和才华。

  虽然价值出版和杂志梦想刚刚起步,但坐在我们面前的沈浩波已经极为兴奋了:“商业出版或许就像一架巨大的机器,能自己开动,我主要是协作者,帮他们提供资源,给予建议;今后,我会把自己的大部分精力放到价值出版和文学创作当中去。”

  这是沈浩波阶段性的自我慰藉,他通过多年的努力,在美好理想和残酷现实间暂缓了一口气。

男性_健康站_www.jkzhan.com

 

  从“做书”到“做人”

  从沈浩波踏入出版界以来,畅销书就和他如影随形。《诛仙》、《明朝那些事》、《盗墓笔记》以及《历史是什么玩意儿》,都创造过或正在创造市场奇迹,《明朝那些事》正版销量达到1000 万册,《历史是什么玩意儿》目前也已印到200 万册。我随即抽取今天当当网畅销书排行榜发现,在前十位的畅销书当中有6 本来自磨铁,无论是文学、艺术、财经,甚至儿童书籍,磨铁的产品都堪称销量不俗。

  这些让人炫目耀眼的成绩是从沈浩波打造的一部青春文学开始的,那是至今很多人都熟知的春树的《北京娃娃》。沈浩波刚刚创业的时候,他给这部作品打上了“残酷青春”的标签进行大力推广,他那时候还名不见经传,鲜为人知。但沈浩波坚信自己的眼光,他逼自己每天谈定五家媒体,在上面写书评,发新闻。“经过一个月,把能够找到的媒体都覆盖到了,我估计总共在100 多家媒体上发过有关这本书的消息。”

  这本书的销量出奇的好,好到都难以计数了,而作者春树还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青春文学的成功让沈浩波意识到,这个市场巨大,充满魅力。2003 年,他又从网上发掘了孙睿的《草样年华》,经过包装推向市场,大获成功。

  我对这本书印象深刻,孙睿用幽默流畅的笔调真实记录了自己的大学生活,那时候,我正好刚刚毕业,面对冷酷社会,常常欷歔。《草样年华》就像发黄的学生时代的照片,勾起回忆、忘记现实。青春文学在沈浩波的打造下越来越赚钱,与此同时,他也不断伸展触角,让磨铁公司变得丰满而多元化。“其实没有哪一个类型的书籍会永远畅销,所以,我们要做一家综合性的民营书商。”

  更重要的是,磨铁公司不仅仅能让一本书畅销,还能让他们旗下的作家声名鹊起,无论是当年明月,还是南派三叔,他们都像明星一样散发着迷人的光辉,粉丝众多。

  他们的营销编辑更像经纪人,帮助作家协调出版、安排采访、出席各种活动,利用一切机会塑造作家的形象,增加作品的附加值。

  今年,磨铁第二编辑中心的签约财经作家时寒冰就享受到了这种待遇,他在两个月之内奔走在全国各地为自己的新书做签售、演讲,接受各种采访,他在微博里说:“磨铁提供了好机会,让我和更多读者面对面。”

  而更深的意义在于,沈浩波和磨铁公司早就意识到,一本书的价值远远低于一个人的价值,与其说“做书”,不如说“做人”。

  工业流水线上的文化产品

  随着磨铁的声势越来越大,投资也滚滚而来。2008 年,磨铁拿到了来自深圳基石创投5000万元的投资,也是民营出版业得到的第一笔风投。2010 年8 月,磨铁又获得了来自鼎晖投资和基石创投共计1 亿元的第二轮风投,之所以选择鼎晖,是因为它没有急于要求磨铁上市,也没有对赌协议,这夯实了磨铁打造全媒体平台的资金力量。沈浩波明白在目前即便是一流的书商,也只是三流的商人。他欣赏商界务实的勇敢者,像马云、陈年、李开复。“他们在做一件全新的事情,谁都无法预见未来,但他们用很端正的态度和极强的创造力在探索。”他最尊敬默多克,但并不愿意把成为新闻集团作为目标压在心上。

  拿到风投之后沈浩波并不是像诸多互联网企业那样拼命烧钱打造品牌,而是开拓公司业务,改造公司流程,他那时候就知道,必须把出版业像工业一样打造,把书籍当做一台iPhone,一部iPad 那样去创造。

  为了规范公司的业务流程,沈浩波请来了原海尔集团流程再造总监张凯峰出任执行总裁。这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因为看起来,张凯峰和沈浩波完全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张凯峰冷静、理性,随身带着笔记本电脑,很少谈论文化,只关心商业价值、市场份额和公司架构。他一针见血地指出:虽然磨铁是国内最大的民营出版商,但他们一年的码洋也就是海尔一年的宣传费用,要做的事情还多的是。

  此外,张凯峰进入磨铁之后,给那里的“文化人”灌输赤裸裸的商业规则和企业运作文化。他要求编辑背负利润指标,同时引入包括封面设计、策划、定价、成本核算在内的产品管理机制。对于销售人员,则要求他们想尽办法严格按账期从渠道商处回款,并及时获取图书被读者购买的数据。图书行业是赊销制,现金回款很慢,渠道商喜欢以各种理由拖欠。而现金对出版商又非常重要,当年沈浩波就是因为收不回书款险些被淘汰出这个行业。而沈浩波非常支持张凯峰的做法,因为有了张凯峰执掌门户,他有更多的时间参与到“价值出版”和他更喜欢的社会活动中去。

  比如打击百度的盗版行为、引领中国作家维权行动让沈浩波的名字屡屡出现在商业之外的地域中。他更喜欢现在的状态:“让我的灵魂有个归省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