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胎对于女人来说是道永恒的伤,梦魇般一生如影随形

  讲述人:绿莹 31岁 精算师

  第一次堕胎年龄: 22岁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没有一天没想到过他,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他叫做我的孩子,他只是一个没成的胚胎,却一直在后来的日子里让我痛苦不堪。

  当时我们必须打掉他,刚刚大学毕业,男朋友要到总部在上海的大公司里实习两年,我也进入了一间待遇不错的事务所,尽管以前我们两个曾信誓旦旦地说过一毕业就马上结婚,但真到了这一天,却谁也不想放弃自己好不容易才获得的机会。况且我们当时身无分文,就算生下他,又怎么养活呢?

  我记得吃药的那天肚子很疼,蹦了四五个小时才折腾出那个没有成的小东西。医生给每人都发了一个一次性杯子,流出来的就放在厕所的台子上排成一排。可当我看到从自己身体里流出的这个小小的一团时,我的心里还是被狠狠地揪了一下,这是我们死去的孩子啊!

  买房、买车、升职、加薪,一个又一个没有止境的物质欲望后来都实现了。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结婚生子,同学聚会的时候,看到他们拿着自己宝贝的照片一脸满足地宣布,我的宝贝会叫妈妈了!那种从心里涌出的幸福真让人羡慕!如果,我把孩子生下来,一定也会这么聪明漂亮!

  我很努力地想要为他再怀一个孩子,不知为什么,没了孩子就仿佛失去了结婚的动力。但是这么久却再也没能如愿。而且,我清楚地知道,随着他肚子的隆起和我皱纹的增加,即便再有孩子,也不会有我们失去的那个宝贝好。那时,毕竟是我们最好的青春岁月啊!但是我们,却那么自私地杀死了他,为了能保住一份体面的工作,为了能不让孩子成为前进的拖累,为了……多么功利的父母啊!即便现在有了房子金钱,可是生活却是毫无生趣,这冰冷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我都会从梦中惊醒,我总会看到一个穿着唐装的小男孩,面无表情地站在床头,直勾勾地看着我——我亲手扼杀的孩子。我知道这个梦魇,终将一生如影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