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中,种子已经成长为一颗豌豆了。
  可当我从医院回到家中,却看到另外一个女人的一包衣服。我当时就哭了。他告诉我,她的手被玻璃划伤了,不能洗衣服,所以他把衣服拿回来洗。
  难道是我的错吗?是我在无理取闹吗?我怀孕了,可是我孩子的父亲还在和别的女人有瓜葛,难道我还要摆出一张笑脸啊,我做不到。
  我们都没有选择,这些三角纠纷也与整个流产的过程无关,可是,我还是写了下来。因为真正没有选择的是我的孩子,它还只有一颗豌豆大小,可是根本不能做出任何选择。我们已经决定了。泪水再次滴下来,是因为你,我的孩子。轻轻的对你说,再见,我的宝贝!
  7月1号,我开始吃药。7月2号晚上,开始流血。
  疼痛折磨着我,我知道那是因为那些药在折磨着那个孩子。所以,就让我和你一起痛吧。因为只有我才知道你痛,知道你还想活下去。
  他看着我痛得死去活来,说你这样叫得好烦啊。是啊,痛苦,毕竟是不能分享的。血就这样流啊流,我的生命力也就这样慢慢消逝掉,从脚趾头开始麻痹。我静静的等待,失去了所有的感觉。孩子,就让我用我的眼泪和血来埋葬你吧。
  医院里的人一直好多,我在7诊室,B超室,划价处,药方,检验处之间穿梭。还好他陪在我身边。医生说你怀孕了要不要?我说不要。她说你要什么流?我说药流。她说药流怕流不干净。我说人流很痛。她说痛了你才会记得一辈子。
  在1楼和4楼间穿梭,我头晕,可是我还是保持着一种机械运动,直到7月3号那天,我一只脚垮进了手术室,我的背开始发凉,不知道等待在前面的是什么命运。
  7月3号,我在手术室里。
  7月3号那天,我坐在手术室里面。医生也来了,她淡淡的说,把这三颗药吃了,然后在观察室待一个小时,痛的话就躺在床上。和我一起的还有3个人,大家都痛得一塌糊涂,有个人还吐了,但是医生说吐了会减药效。
  我的眼泪又流下来了,这次因为我自己,因为那钻心的痛。
  好不容易过了半个小时,医生说痛是一定的。再过半个小时,你们要多活动,要跳,要把那个东西跳下来,不管多痛。我忍受着,走出了手术室。
  我走出来,看见他,他在看PALM。我告诉了他医生的话。他微笑着说,好,运动。我们先去下面买了缩宫素,然后他陪着我在医院转。
  痛啊,还要勉强活动,头上冷汗开始下来了。肚子突然很痛,我去了厕所,我好希望那个东西快点掉下来,我真的好痛……
  去了厕所,不过,好像没有掉下来,我没有仔细看。我的宫口还没有开,因为我一点血都没有。
  医生说,药力不够,加药,于是我又吃下那三颗药,我一共吃下了六颗。遵医嘱,我在楼梯上跳上跳下,人们以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看吧,反正我是病人,要看就看。孩子,你快点下来吧,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也在所受折磨。
  7月3号下午3点,我的孩子死了。
  痛还是痛,血也流下来了,越来越多……
  终于等到7月3号下午3点,来到医院,说那个东西还没有下来,医生做B超,因为做的是黑白的,要憋尿。我开始拼命喝水,喝得自己都想吐了。
  医生告诉我,那个东西不见了,可能是无意中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