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常年在外跑业务的男性推销员,在一次成功的交易后,头脑发热,去了色情场所,结果染上了淋病。后来经过医院正规治疗,被确认为完全治愈。

  但是时过半年了,这位推销员仍然感到下身不适,阵阵发痒,还有疼痛。为了避免复发,他每天都用热水清洗下身,每隔三五天就去医院打一针抗生素,但即使是这样,他仍然感到病没有治好。

  性病果真这样顽固吗?他不得不再次去看医生。

  医生为他做了认真检查,确定他的淋病确实好了,但却又患上了“性病过治综合症”。

  “性病过治综合症”是目前并不少见的心因性疾病之一,它是对性病这一事件产生强烈的心理反应,而引起的一系列症状感觉和过度防治表现。

  有性病过治综合症的人,一般都在主观上意识到:自已的“性越轨”,有悖于社会道德操守;在心理上,对染上性病这件事有一定的自责、自罪情绪,祈求能够全面、干净、彻底地清除病菌,洗清耻辱,这是本病的易患因素;而某些不适当的性病防治宣传,片面夸大性病的恐怖性,以及某些医生滥用药物或判断错误,造成了对性病顽固、难治的误解,是推动病人反复求医问药的诱发因素。

  “性病过治综合症”的典型表现,是病人自觉下身不适,阵阵发痒发痛,而又难以指出确切不适部位。部分病人还会感到会阴部,乃至全身肌肉抽动,或出现游走性疼痛。

  病人总认为病菌未清除,性病未治愈,道听途说或查找书刊,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购买各种高档药物,不仅上当受骗,还固执地不相信各种检查的阴性结果。有的病人不厌其烦地用水冲洗阴部,对正常修复过程中出现的新生上皮,也当做性病复发来解释。其中一些人因过量应用抗生素,造成菌群紊乱,导致霉菌生长,使病情更加复杂化。

  对“性病过治综合症”的防治,除病人要正确认识性传播疾病的特点,不讳疾忌医,及时到正规医院接受治疗外,社会和家庭也不要歧视性病患者。当然,作为患者应该明白,尽管欲望本身是一种客观存在,但欲望的定位和把握,却是个人品位高低的检测器。

(责任编辑:余渭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