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视频:《谭学华:揭露常德细菌战第一人》

  1942年,在“湖南常德细菌战”爆发的过程中,普通的中国医生谭学华第一个发现了日军投放鼠疫病毒的事实。在极端困难的情况,谭学华完成了最初的取样和测试、提出了最初的防治方案,为挽救生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也在第一时间向世界揭露了日军进行细菌战的罪行。

  出人意料:日本飞机竟然撒米撒棉絮

  1942年3月,长沙出版的《国立湘雅医学院院刊》上,刊载了一篇来自湖南常德的信函。写这封信的人叫谭学华,是一名普通医师,他用平直的语言记录了1941年常德细菌战最初的48小时。

  《国立湘雅医院院刊》刊载的谭学华医师来函记载:“十一月四日清晨,有敌机一架至常德市空,低飞三圈并未投弹;唯掷下谷麦等物甚多。”

  日本飞机的反常举动让群众有些意外,但大多数人也没有多想。现年93岁的王华章是细菌战受害者,他说:“飞机没有打机关枪,又飞得低,又撒谷米、粮食、棉絮,究竟是怎么回事,大家都不解。”有些胆子大的百姓甚至把空投的破布条捡拾回家,但作为医生的谭学华却十分警觉。

  谭学华的儿子谭家麟回忆说:“父亲提醒千万不要捡,他看了报纸,日本在衢州已经使用了细菌战。”


  谭学华1901年出生于江西永新。年轻时因家境贫寒,徒步千里到长沙 “湘雅护士学校”求学。大革命期间参加北伐军,退伍后在湖南常德广德医院的资助下读完医学博士,1938年回到医院担任副院长。日军空投的当天下午,谭学华和检验师汪正宇对日军抛掷的谷物进行了浸泡、分离和检验。

  包藏祸心:投掷物化验后发现鼠疫杆菌

  “在浸油显微镜下检查,除大多数革兰氏阳性杆菌外,并有少数两极着色杆菌——疑似鼠疫杆菌。”谭学华医师的来函记载了湖南常德发现鼠疫经过。

  谭家麟说:“一看到沉淀物里有类似鼠疫杆菌,我父亲就紧张了,就觉得有问题。”为了得到更为确切的答案,需要进一步的细菌培养,但当时广德医院没有做过类似的检验。谭学华灵机一动,决定使用肝病病人的腹水制作培养基,为检验赢得了宝贵的时间。24个小时之后,也就是11月5日,谭学华向县政府汇报:日军投掷的是疑似鼠疫杆菌!

  常德县政府随即召开紧急会议,谭学华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派军警彻底打扫日军投下来的异物,把它们聚集起来烧掉;二、准备隔离医院;三、马上报告给省政府;四、进行卫生大扫除。

  然而当时谭学华的建议却碰到了意想不到的困难。在1972年的回忆材料中,谭学华这样写道:“措施应由县卫生院负责执行,但该院院长怕担责任,未能及时做到。及至11月8日卫生处来电,要‘切实查明后报’”

  谭学华的儿子谭家麟说,国民政府很快来了电报,此事事关国际信誉,不能谎报疫情。面对压力,县政府就撒手不管了。

  疫情蔓延:首名鼠疫确认病患年仅12岁

  为了防止引起社会恐慌,重庆国民政府封锁了消息,普通群众毫不知情。11月12日,一名年仅12岁的患者蔡桃儿,因连续高烧被送进了广德医院。

  谭家麟清楚地记得,这名患者被推进隔离病房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十几天后父亲谭学华才返回家中,表情十分凝重。

  原来,患者蔡桃儿在送进医院的第二天就死亡了,谭学华诊断后将其作为第一例疑似鼠疫病例,上报给了恰好前来调查的湖南省医疗组。

  因为当时设备简陋,化验程序也不规范,所以有关部门不太相信这个结果,是怀疑态度。为了确认鼠疫,必须对死者进行解剖。在随后的一周时间里,谭学华冒着感染的风险,待在同一间隔离病房内,连续解剖了多具鼠疫患者遗体,除了确认首例病例,还留下了详细的解剖资料:

  病例二:患者男性,二十五岁,工人……于十一月十二日忽发高热,头痛,神志不清……患者于即日下午死亡。

  病例三:患者男性,五十八岁……于十二日晚发病……发现多数两极染色杆菌。当日下午七时四十分死亡。

  病例四:患者女性,二十七岁……十一日发高热,十三日死亡。

  谭学华的努力为防疫赢得了时间,1941年底,国民政府在常德建立防疫体系,派出了包括德籍鼠疫专家伯力士在内的专家组,同时从全国抽调了200多名防疫人员。

  鼠疫围城:10个县30个乡共7643人感染

  但实际上,鼠疫早已悄然传播开来。谭学华写于1972年的回忆材料记载:患鼠疫的病人及其家属均不愿住隔离医院,而宁愿死在家里,再有些鼠疫患者怕死后烧掉,而偷出下乡间。

  湖南省档案馆研究员黄加来举例说,资料记载,常德一名感染者林又生,于感染期间从常德 返回桃源,他的家人不知道他已经感染了,就来照顾他,结果家人全部死于肺鼠疫。

  根据近年的研究统计,鼠疫以常德为中心,共波及了周边10个县30个乡,共确认了7643名鼠疫感染者。当时卫生部门在各地建立的隔离医院,一定程度上阻止了鼠疫的继续扩散。而在这一时期,谭学华频繁在常德和省城长沙的报刊杂志上撰文,介绍鼠疫的防治知识。

  1942年3月1日出版的《国立湘雅医学院院刊》通过编者按这样评价了谭学华的工作:“既非细菌学专家,而又于设备简陋情况之下,对此次常德发现鼠疫工作倍极努力。此种精神,殊堪嘉许。”

  此后的三四年,常德鼠疫疫情才逐渐平息。1950年,谭学华在《人民日报》上发文介绍了常德细菌战发生的简单经过,部分历史资料得以公开。

  寻求公正:受害者屡次起诉日本政府索赔

  1997年8月11日,浙江衢州、宁波、义乌和常德等8个地区108名细菌战受害者首次起诉日本政府,要求日本政府向全体原告道歉赔罪,并向每位原告赔偿1000万日元。到1999年,原告增加到180名。

  经过四年零六个月的多次开庭,2002年,“侵华日军731部队细菌战受害者民间对日诉讼案索赔案”才最终有了结果。东京地方法院第一次承认了日军在侵华战争中实施了细菌战,但在东京地方法院长达44页的判决书最终否定了原告的诉讼要求,索赔案败诉。

  2002年,19名常德细菌战的受害者代表去日本出庭作证,2015年,这些受害者中依然健在的仅剩4人,谭学华的儿子谭家麟和他们一起,仍在努力争取赢得公正的审判。


来源/央视新闻

本期监制/许强 周庆安 主编/江平

编辑/陈维

细菌战,灭绝人性 ,惨绝人寰,蚀骨之痛,记忆犹存。历史不容遗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