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创自微信公众号“扒婆”微信号:bapo818,未经允许,请勿转载。不过欢迎大家把文章转发到朋友圈哦,么么哒。


前两天,李晨的店因为高价青菜面上了新闻。


报道称李晨开的店一碗素面居然要30元。




随后李晨工作室做了澄清,表示是媒体搞新闻,李晨家一碗面只要20块而已,而且虽然是素的也还是有一点点肉丁的,很实惠,希望大家好好吃面不要造谣。



好吧,虽然真实价格比网传的便宜了10块,但20块一碗的明星牌青菜素面,也有点不便宜惹。



讲真,不管是30还是20,明星店里的产品确实比市场价贵,价格很star。


baby和教主家48块钱一杯的奶茶。



孟非家最低28块一碗的小面。



可能价位都是以明星的收入为标准来定的吧。


我反正是消费不起。。。



不过,以上几位明星的副业要是和韩寒比起来,一样东西贵个几块钱那就真不算什么了。


至少他们没有疯狂扩张,无证经营,鼠患泛滥,欠债不还啊。


韩寒的副业才真是让我目瞪口呆。。


我是看起来很美的分割线


多才多艺的韩寒老师,出道多年除了身兼作家,赛车手,歌手,导演,国民岳父等多重身份,还和朋友一起合伙成立了公司,创建了自己的餐饮品牌,名字很韩寒,叫做“很高兴遇见你”。




2014年2月,韩寒的第一家“很高兴遇见你”在上海正式开业。



在韩寒的加持下,这家店被称为“魔都最文艺的餐厅”。



上海打响开店第一炮后,韩寒就以火箭般的速度开起了众多分店。


有韩寒的明星光环和文艺领袖的双重加持,一开始生意确实很红火,吸引了无数真爱粉和文艺青年前来朝圣。


杭州分店开业时人山人海,韩寒还亲自到场和粉丝合影互动。



武汉店开业时排队人数超过了1000,有人甚至为了吃一口韩寒家的菜排了10个小时的队。



生意顺利的超乎想象,到2015年5月,很高兴遇见你已经拓展到了5城20多家店面。



“很高兴遇见你”自2014年3月1日在上海正式开张的第一家门店开始,13个月内已扩展至5城20余门店。


还计划年内继续新开60家店。


另有15城60余门店将于今年年内陆续开业。


预告开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很有餐饮大亨的feel。



韩寒的店主打文艺风,连每道菜的菜名字都文艺的能出道了。


“你没吃过我的豆腐” “不离不弃提拉米苏相濡以沫芝士蛋糕乳臭未干的小猪腿被烤了。。。



装修够文艺,菜名够创意,但餐饮业不是娱乐圈,文艺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保障餐厅的质量。


生意要做的长久,还得靠好的品质口感和服务。


韩寒的品牌店没能做到。


创业3年来负面新闻不断,且每一条都是做餐饮的大忌。


无证经营


2015年8月,很高兴遇见你宁波店在未取得营业执照和餐饮服务许可证的前提下,以“试营业”的名义直接违法开业了。


海曙区市场监管局鼓楼所所长徐杰表示,在营业执照办理过程中,根本没有“试营业”这个说法。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不论正式营业还是“试营业”都要办理齐全营业手续才能开始营业。


按相关法律规定,企业未取得营业执照,不能开展任何形式的经营活动。


无执照的商家进行“试营业”将被视为无照经营。


商家“试营业”行为,一方面逃避了税收,另一方面一旦遭遇举报或其他情况,可能将承担不必要的法律后果。



最终,宁波店被罚款28万,再领取营业执照后重新开业。



一年不到,这家经常在论坛被顾客吐槽菜里有虫子,服务态度差的店终究以亏损为由宣布关店。



再次无证经营且鼠疫泛滥


2016年11月,韩寒武汉店因无证经营且鼠患严重被勒令关门。


武汉食品药品监管局官微用一篇长微博详细的描述了这家店的惨不忍睹。



经营将近1年,却连“食品经营许可证”都没有。



还忽悠执法人员说一会就把证件送来,结果当然是根本送不来。



走进厨房,直接被卫生状况恶心哭了。


脏乱差,到处都是老鼠屎,真的一点也不文艺。



官微给出的评价是负分滚粗,不推荐,很不高兴遇见你。



处理结果是,停止营业。



一次无证经营是不小心,再犯就故意了。


而且分店开了那么多家,却连最基本的卫生和证件都没到位,真的说不过去。


各种讨债风波


除了无证经营,卫生糟糕,韩寒的店还陷入了各种讨债风波。


宁波店倒闭2个月后,大批拿不到钱的宁波店供货商聚集到杭州店要债。



举横幅讨债,还我血汗钱,欠每家供货商都是几十万之多。



警方也证实了新闻的真实性。



追债新闻曝光后,某知情人给出了解决方案,先把账目搞清楚,该给的钱会给的。




关门2个多月了账目都还没理清,等人举着横幅讨债了才开始算账表态负责。哎。。


2017年3月,韩寒西安店被发现悄悄关门。


这是继宁波店武汉店之后的第三次倒闭了。


供应商张师傅称,西安店欠他三万八千元的菜钱。


张师傅说,这是韩寒的店,按理说,肯定不会存在拖欠货款的情况,“但为什么让我给遇上了?今年1月24日,店里通知我,要放过年的假了,不用再送货了,但欠了我两个多月的货款,共计38000多元钱。


张师傅还拿出了厚厚一沓销货清单,上面显示着每次送货的蔬菜以及水果的种类和单价。



张师傅说,自己只是个挣辛苦钱的菜贩子,四万块对自己来说不是小钱,可店面负责任和采购不但不还钱,最后电话都拒接了。


“年后,我才知道,这家店关门了。我就一直和采购联系索要供货款,最初,他们还说是在清算,还说这是韩寒的店,不会拖欠,但就是不给,”张先生说,到了后来,采购连电话都不接了,而店方的一名负责人也不接电话。


“我就是个贩菜的,现在生意不好做,当初每天给这供应,就赚个小钱,这近4万元钱要不回来,根本扛不住啊!”


提起这事情,张先生显得很无奈。


随后,相同的剧情再次上演,在媒体介入后,店方承诺会还清欠款。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