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卧有相:在痛风急性发作期,患者必须严格卧床休息,并抬高患肢。因为站立时,由于重力作用,会加重患肢的肿胀。平卧则可改善下肢循环,减轻疼痛感。如果疼痛得厉害,可用冰袋冷敷。椅子的纵深要长,使大腿能够置放,不必借用下肢的力量,否则会阻碍膝部的血液循环。椅子的高度要使足部能轻松置于地面上。椅面应呈水平或稍向前倾,注意不要坐后倾的沙发,使髋关节屈曲小于90度,避免站起来时关节过度用力。椅子应有扶手,椅背平直,在站立起来时可借”一臂之力”。患者坐时应避免僵硬的姿势,以免加重关节损害,不利于日后的康复。一般患者应休息至关节疼痛缓解72小时后方可下床走动,可使用拐杖支持,以防关节受损。避免穿软式拖鞋,最好选择轻便的布鞋,相对限制关节活动,以减轻疼痛。

     饮食有限:在急性发作期,患者应严格控制饮食。每天可食鸡蛋1—2只,牛奶不限。应多吃蔬菜、瓜果,如冬瓜、西瓜等,以加速尿酸的排泄。提倡面食。禁食动物内脏、鱼汤、肉汁、豆类(蚕豆、扁豆、黄豆)及其制品,慎食香菇、蘑菇。痛风的发作与自主神经有关.因此,患者需限食浓茶、咖啡、酒类、辛辣之品。

      用药有忌:在急性发作期,患者可以服用秋水仙碱、吲哚美辛等药物缓解疼痛。已经出现关节肿胀、变形的,为了防止进一步发生关节畸形,医生会根据情况在患者的关节腔内直接注射可的松,并用支架将患肢置于功能位。由于痛风急性发作时,关节会出现”红、肿、热、痛”的炎症四大症状,所以,很多患者一发病,首先想到的就是用大剂量抗生素来消炎,结果恰恰相反。因为,痛风属于无菌性炎症,抗生素对此没有“用武之地”,而且.还会抑制尿酸的排泄,延长病程。又因为痛风急性发作时,病损关节非常疼痛,而且不能动弹,所以,有些患者就想当然地用一些三七伤药片和辣椒膏等治伤药膏。殊不知,痛风在中医学上属于热症,而这些药物大多属于温燥之品.两者相合,无疑雪上加霜,不利于痛风的症状控制。

     缓解期,自我调摄全面化

      在痛风症状缓解期间,如果血尿酸指标高于正常值(大于416微摩/升),患者每星期至少有两三天需参照急性期的饮食标准。平时,每日以摄入总热量5800—7500千焦(1400—1800千卡)为宜。荤菜以清蒸、白烧为主.忌放五香、咖喱,少食油氽食品。肉类、河鱼、家禽每日限量60克(净重),肉色以偏白为宜,如用鸡胸脯肉。荤菜最好先放入水中煮沸,除去原汤再烹调,因为50%的嘌呤含于汤内。每星期食用豆腐不超过两次,每次不超过50克。按照低脂,低蛋白饮食原则,食中等量菜油,蛋白质以少量动物蛋白取代植物蛋白为宜。

      心肾功能正常者,每日饮水量在2000毫升以上,并适当加服碳酸氢钠,每星期2或3次,每次2—3片,以中和尿液中的尿酸。肥胖者应逐步减肥,不可过快过猛,以防痛风急性发作。一年后血尿酸指标正常(小于416微摩/升)及症状控制者,可逐步放宽限制食品,以改善饮食结构,但仍需因人而异,寻找各自适宜的食物,做到适量控制,并严密观察放宽饮食后临床症状和血尿酸有无变化,以作相应调整。比如花生,大多数痛风患者偶尔少量食用并无大碍,但如果久服多食,仍有部分患者会诱发痛风。

     痛风患者进补,可选用百合、花粉、蜂王浆、冬虫夏草等适量食用,不宜食用某些过分温燥的补品,如鹿茸、海马、羊肉、狗肉等,否则会诱发痛风。

    值得一提的是,有些药物如双氢氯噻嗪(双克)、呋塞米(速尿)等利尿剂,会抑制尿酸盐的排泄,引起血尿酸增高,从而诱发痛风。有些复方降压药中也有这些成分,所以,痛风患者在因其他疾病就医时,应主动跟医生讲明痛风病史,以使医生能考虑周全。

      有家族遗传史的痛风患者,一般发病年龄轻,病程长,一要及早诊治,较其他痛风患者更严格地控制饮食;二要严密观察肾功能的变化.以防出现肾功能衰竭。女性患者多发生在更年期后,与雌激素水平过低有关,可在医生指导下适当补充雌激素。

     痛风反复发作的患者,应尽可能避免在阴冷潮湿的环境中居住。早晨不要到公园或河边等潮湿地带活动,阴冷天气尽量减少在室外的停留时间。不可久居冷空调环境中,不宜卧于风口中。平时患者应避免生活过于安逸,适度参加户外体育锻炼,如打太极拳、游泳等。

    痛风患者在心理上既要克服忽视的态度,又要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毕竟,痛风是可以战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