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精神病药物(精神安定剂)可以有效地控制精神疾病很多的症状。精神分裂症是指具有特别心理表现的症侯群,这些症状包括思考失常、行为错乱、情感退缩、幻觉和幻想。对正面性症状的控制如幻觉和幻想,这些药物非常有用,如chlorpromazine、thioridazine以及haloperidol。对负面性症状如社交退缩,情感冷漠,多数药物的效果有限;但clozapine以及较新的药如risperidone,则有较好的效果。
  早期台湾认为精神病是因为母亲教养不好所致,因此不准母亲带病患到医院看病;但研究发现精神分裂症是可由遗传决定的疾病。如忧郁症,精神分裂症并不是100%由遗传因子决定,此病的表达尚牵涉到环境的因子。

  Ⅰ、多巴胺受体
  大多数的抗精神病药物都是多巴胺受体的拮抗剂,而多巴胺作用剂(如安非它命,左旋多巴)则可加重精神分裂;此表示精神病可能与含多巴胺的中边缘径路或中皮质径路的活性增加有关。典型的较早期的精神安定剂作用在D2受体;非典型以及较新的药则为D4和5HT2受体的拮抗剂,它们较不会引起锥体外效应。
  除了与心情和情绪稳定有关的边缘系统含多巴胺受体外,在中枢神经系统还有几个部位(径路)含多巴胺受体;精神安定剂与这些受体作用,主要是造成这些药物的副作用。
  大脑中的一个很重要含多巴胺受体的部位为基底神经节的纹状体;精神安定剂可阻断此处的多巴胺受体而引起严重的运动障碍病症(又称为锥体外效应),这些症状包括帕金森氏症(必须以抗胆碱性药物治疗),肌张力障碍性反应(可能要以抗胆碱性药物治疗),静坐不能(坐立不安),以及可能引起不可逆性的迟发性运动困难。Haloperidol最有可能引起迟发性运动困难,而非典型的抗精神病药,如clozapine、risperidone、thioridazine等很少引起迟发性运动困难。
  在脑下垂体腺,抗精神病药可阻断D2受体而增加催乳素(prolactin)的分泌,导致内分泌性的副作用,包括男乳女性化(gynecomastia)、乳溢漏(galactorrhea),月经不顺,性无能和体重增加。
  抗精神病药物可阻断化学受体诱发区(chemoreceptor trigger zone)的多巴胺受体而产生抗呕吐作用,其中prochlorperazine仅被促销为止吐剂之用。

  Ⅱ、自主神经系统的副作用
  除了上述多巴胺受体的阻断作用外,抗精神病药还可阻断外围的毒蕈素性受体和α肾上腺素性受体而引起自主神经系统的副作用。这些副作用在年纪大的病人,较难处理。
  A、毒蕈素性受体阻断
  产生类似阿托品的作用:口干、视觉模糊、排尿困难和便泌。此作用以thioridazine(Mellaril)最强,haloperidol(Haldol)最弱,其它的药物则介于此两者之间。
  B、α受体阻断
  所有的抗精神病药都有此作用,可引起姿态性低血压和低体温。在年纪大的病人,必须注意因姿态性昏晕导致病人跌倒,而造成严重的伤害。
   C、镇静作用
  几乎所有的抗精神病药都可阻断H1受体而引起镇静作用;但此作用与镇静/安眠药所产生的镇静作用不一样,服用抗精神病药的病人很容易被叫醒。
   D、其它副作用
  Thioridazine在视网膜沉淀而伤害视觉;高剂量时,它也可引起致命的心室心律不整。Clozapine可在1-2%病人引起颗粒白血球缺乏症(agranulocytosis);高剂量也导致癫痫发作。

  Ⅲ、临床用途
  A、治疗精神分裂(schizophrenia)
多数的抗精神病药可减少正面的症状,如过动,幻觉和幻想;但传统的药对负面的症状则没有什么效果。Clozapine,以及新的非典型的药物如risperidone、olanzapine和sertindole可改善负面的症状,如社交退缩、情感冷漠等。
  B、其它精神和神经方面的用途
  C、抗精神病药可用于躁狂症的最初治疗,控制Tourette’s症候群(共济不能、语言障碍、为molidone主要的用途,它很少用于精神分裂症),以及某些中枢神经兴奋剂中毒引起的精神病的治疗。
  非精神方面的用途
  D、除了thioridazine,其余的抗精神病药都有吐作用,而prochlorperazine仅被促销为止吐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