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寻常性银屑病


银屑病俗称牛皮癣,类似中医疕。是一种常见的具有特征性皮损的慢性易于复发的皮肤病。


临床多见。大多急性发病,扩延全身。原发疹为针帽头至扁豆大小的炎性丘疹或斑丘疹,呈特有的淡红色,境界明显,表面被覆多层银白色鳞屑,周围有轻度红晕。剥除鳞屑可露出半透明薄膜(薄膜现象),剥除此膜则出现小的出血点,称为Auspitz征,相当于刮破的真皮乳头顶,此种薄膜现象与Auspitz征具有特征性。自觉有不程度瘙痒。皮疹可不断的扩大和增多,可表现各种形态,如点滴状,钱币状、花瓣状、地图状、少数可呈带状。亦可融合扩延甚广以至全身者。少数可有渗出湿润或形成蛎壳状,称为湿润或蛎壳状银屑病。


银屑病可发于全身各处,但好发于四肢伸侧特别是肘、膝部位。对称发生。其次亦常见于头皮、腰骶部。少数亦可见腋窝,腹股沟等皱襞部。掌跖、指(趾)甲及粘膜亦可被累。发于头皮者,常在疾病早期出现,皮损处界限清楚,鳞屑厚积,发成束状,但不脱发。皮损常沿发际呈带状。部分患者可由头皮开始先发生鳞屑斑,逐渐扩延至四肢或全身。皱襞部银屑病鳞屑较薄,境界分明,常因汗液浸渍及搔抓,表面出现湿疹样变。掌跖部银屑病少见,皮损为境界明显的棕黄色角质增殖斑,周围有红晕,鳞屑较厚,剥除后可见有杯状小凹窝。较易形成皲裂。


本病在经过中皮损始终保持干燥,除蛎壳状及发于皱襞者外,一般不倾向湿润或继发水疱或脓疱,亦不累及内脏。


指(趾)甲银屑病多见。常见者为甲板有“顶针状”小凹陷,较严重者甲面失去光泽,呈暗黄色,增厚变脆,可出现纵嵴、横裂,时久可破坏或脱失。如全部指(趾)甲被累,指关节可有强烈炎性反应。


少数病人可发于口唇、阴茎龟头等处,呈境界明显的淡红色浸润斑,表面干燥,鳞屑不明显,但刮后可见银白鳞屑。


银屑病病程一般分三期。①进行期:皮损浸润明显,鳞屑较厚,周围有红晕,各种机械性刺激如针刺、搔抓或涂性质剧烈药物,常可在受刺激部位引起新的皮损,称为同形反应(isomorphism)亦称Koebner征。②稳定期或静止期:病情稳定,暂停发展,炎症减轻,基本无新疹出现。③退行期(恢复期):皮损炎症基本消退,缩小变平,周围出现浅色晕,浅色晕逐渐扩大,皮疹消退,遗留浅色斑而达临床治愈。亦有先自中央部呈环状消退者。内服或外用抗肿瘤药物如氨甲喋呤、外用芥子气软膏等,则愈后遗留色素沉着斑。下肢及头皮部皮损往往消退较迟。银屑病在长期经过中可自行缓解,但易复发。一般冬季易于复发增剧,冬季减轻缓解者。情绪不安、精神创伤、寒冷、潮湿、饮酒或过度劳累等常可促使复发或病情加剧。


如何治疗:


目前对银屑病尚无特效疗法。现有各种疗法只能达到近期疗效,不能防止复发。


1.一般疗法


解除思想顾虑,消除精神创伤,避免各种诱发因素。勿滥用药物,特别在急性进行期应避免应用强烈刺激性药物及紫外线照射,热肥皂水洗浴等。


2.外用药物疗法 应用得当,对银屑病可有较好的近期疗效。常用者有:


(1)角质促成剂


此类药物除具有刺激皮肤,改善局部微循环作用外,并具有干扰RNA合成,抑制蛋白合成,减低有丝分裂作用。在紫外线作用下,并有抑制DNA合成作用。对寻常性银屑病可用焦油制剂(如5~10%黑豆馏油、糠馏油、松馏油、煤焦油等)、5-10%硫黄、5%水杨酸、5%白降汞、1-2%焦性没食子酸(acid


pyrogallol),0.1~0.4%蒽林(anfhralin)、芥子气(mustard


gas)等,配为软膏或泥膏。焦油类及蒽林亦可与皮质类固醇配伍使用。蒽林刺激作用强,可引起红斑、灼痛、剧痒、皱襞部应慎用。芥子气常用者为1:2万-1:1万软膏,适用于寻常性银屑病稳定期及恢复期。本药刺激性较强,急性进行期禁用,对粘膜有刺激性,头面部以不用为宜,有肝肾疾患者禁用。


(2)皮质类固醇霜剂


可外涂或加封包,或加于焦油类药物内,效果较好。对慢性限局性皮损亦可用醋酸强的松龙加等量1%普鲁卡因溶液作皮损或皮损下封闭。


3.全身疗法


(1)免疫抑制剂


皮损泛发,外用药物疗效欠佳可考虑应用。常用者有氨甲喋呤(MTX、乙亚胺、乙双吗啉、羟基脲(hydroxyurea)等。本类药物不良反应较多,用时须严格掌握其剂量用法,并须于疗前疗后定期作各项化验检查。乙亚胺、乙双吗啉(bimolani)在严格控制用量下可用于寻常性银屑病,其他免疫抑制剂可用于乙亚胺及乙双吗啉的疗效不佳时及某些重症脓疱性及关节病性银屑等。


(2)维甲酸 应用芳香性维甲酸类药物,有一定疗效。


(3)抗生素 常用者有青霉素及新型青霉素,可用于寻常性银屑病急性点滴型伴有扁桃体炎或咽峡炎者。


(4)皮质类固醇 可用于红皮病型、关节病型或泛发性银屑病应用其他药物无效时,寻常性银屑病禁用。


除上述药物外,在急性进行期及红皮病型者亦可用普鲁卡因静脉滴注(普鲁卡因240mg维生素C100mg加入5%葡萄糖液500ml,每日1次,7-10次为一疗程)。慢性稳定期可试用厌用厌氧短棒状杆菌菌苗注射。


4.物理疗法


常用者有浴疗、光疗及光化学疗法。①浴疗:常用者有磺黄浴、糠浴、焦油浴、矿泉浴、海水浴、中药浴等,可刺激皮肤、改善血行,消除炎性浸润。中药药浴常用者有花椒、枯矾、侧柏叶、楮桃叶等多种药物。亦可用花椒、枯矾各120g、野菊花250g、朴硝500g、加水适量,煎水作全身浴,用于寻常性及红皮病型,有较好疗效。②光疗:主要为紫外线疗法,可单用紫外线照射,亦可用药物加紫外线照射或外涂焦油油类药物加紫外线照射,再加水疗(Godckerman三联疗法)。③光化学疗法:主要为口服或外用8-甲氧补骨脂素(8-methoxypsoralen,


8-MOP),再用长波紫外线(UVA)照射(PUVA)。同时须采取预防白内障措施,服8-MOP后24-48小时戴防UVA眼罩,注意继发皮肤癌瘤。对光敏或有严重器质性疾病患者以及妊娠期禁用。


5.中医疗法


国内有不少较好经验,有用辨证施治,亦有用单味中药者。一般对急性进行期特别是急性点滴型伴有扁桃体炎、咽峡炎者,法宜清热、凉血、消斑、化瘀、除风、止痒。方用青黛饮、紫草消斑汤、凉血散风汤等加减。对稳定期,如病势迁延,脾湿胃热者,可用除湿胃苓汤加减;有气滞血瘀、月经不调者,可用桃红四物汤加减。复方青黛丸、郁金银屑片、丹参片、雷公藤片、口服,均有一定疗效。单用中草药者有丹参、当归、拔葜、板蓝根、土大黄、三梭、莪术等。对红皮型或急性泛发性者,法宜清热凉血,可用黄连解毒汤或五味消毒饮加减。对脓疱性银屑病法宜清热解毒,方用龙胆泻肝汤合五味消毒饮加减。对关节病型者法宜调补肝肾,活血通络,方用独活寄生汤加减,二至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