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疯牛病和变异性克雅氏病的出现,以牛血清制作培养基生产的疫苗会不会传播疯牛病,成为人们关心的问题。

国外权威部门对此的意见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接种疫苗可以传播疯牛病;没有任何证据证实疫苗受到可导致疯牛病的物质的污染;疫苗所用牛血清只在生产的初期阶段用于制作培养基,在成品中该成分已经被稀释为痕量;疫苗传播疯牛病的危险性只是概率极低的理论假说。

为确保疫苗安全,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生物评估和研究中心(CBER)去年专门召开了可传染性海绵状脑病咨询委员会和相关生物制品咨询委员会的联合会议。会议听取了相关研究报告后认为,疫苗传播变异性克雅氏病的可能性是4000万剂分之一至400亿剂分之一,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接种疫苗制品会发生问题。关于疫苗与牛原材料的任何危险性的猜测只是基于许多假想,没有一个可以确切地量化。

今年,国外变异性克雅氏病监测机构的专家对接种疫苗与发生变异性克雅氏病的关系进行了分析。他们根据疯牛病确诊时间及潜伏期推算,认为如果接种疫苗与传播变异性克雅氏病有关,1981年以前出生的人就不应受到感染。但事实上他们分析的52例患者有49例出生在1980年以前,其中半数以上生于1970年前。此外,目前发现的变异性克雅氏病病例绝大多数发生在英国,而疫苗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使用。

因此,他们在权威杂志《疫苗》上发表文章提出,无论从变异性克雅氏病的发病时间还是地理分布分析,均无法证实疫苗传播疯牛病的假说。

发现首例疯牛病的布瑞德利爵士,近年已对疯牛病与变异性克雅氏病的相关性进行了大量研究。他将疯牛的血液和其他体液及器官组织直接注入试验动物,让试验动物大量食入疯牛的脑组织,结果发现在牛与牛间传染没有障碍。在小鼠身上造成感染的是疯牛的神经系统组织,而血液、淋巴、骨髓、牛乳及牛脾、胰等都没有造成感染。这个结果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欧洲药物评审委员会、美国FDA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的认同。

如何面对疫苗可能导致海绵状脑病的理论假说,美国公共卫生部门(PHS)建议继续推荐免疫程序,接种常规疫苗。欧洲药物评审委员会在今年2月28日发表了《关于在疫苗生产中使用牛原性材料发生牛海绵状脑病危险性评估的公开声明》,声明说:接种疫苗的益处远远大于疯牛病污染的假设性危险,如果公众对接种疫苗的信心受到破坏而导致免疫接种率降低,将会导致严重危害甚至导致致死性疾病的重新流行。据悉,我国病毒研究、生物制品和疾病控制部门的学者也持此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