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鹏宇

  近日,“非典疫苗进入人体实验阶段”一事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虽然计划中的从北京、广州两地招募SARS疫苗人体实验志愿者的工作预计到下月才能正式启动,但已有很多市民表示愿意无偿参与疫苗人体实验。而志愿者的选择标准、实验进行的方式及参加实验者可能承担的风险,成为志愿者最为关心的问题。

  11月23日,即有关部门披露“非典疫苗进入人体实验”后的第二天,就有不少广东读者给当地媒体打来电话,表示愿意无偿参与非典疫苗的人体实验。据了解,这些报名者都是身体健康的普通人。

  当天一大早,远在顺德的退休女工陶女士便拨通了广州《信息时报》的电话,向该报咨询国家准备征召试验SARS疫苗志愿者的条件,并说她“迫不及待”地要当一名志愿者。今年50岁的陶女士是一位退休职工,身体一直很健康,此前也没有感染过非典。今年年初她身边的同事和邻居有人患上了非典,他们遭受病魔惨痛折磨的场面一直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作为一名公民,在这个时候响应国家的号召责无旁贷。”

  而家住广州市荔湾区的非典康复者袁先生也表示,作为一名亲身体验到非典苦难的广东人,他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者”。该报同行告诉记者,仅一天时间就有100多位读者打来电话,愿意无偿参与疫苗的人体实验,其中“当志愿者需要什么条件”是所有读者最关心的问题。

  1、选择志愿者的标准是什么

  自愿、中青年为主、普通健康状态

  截至目前,有关部门尚未披露SARS疫苗人体实验志愿者具体的健康标准。昨天下午记者在采访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时得知,目前该中心也还未接到征集实验志愿者的正式通知。

  但据了解,对志愿者的征召之所以主要集中在京、穗两地,是因为北京、广东两地曾是我国非典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无论患者、疑似病例还是与病患有过接触的人数都远远超过其他省份。

  昨天,一位SARS研究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志愿者进行了一个简单“描述”:“首先要个人自愿、身体健康、没有感冒发烧或其他异常症状。”志愿者的征集重点将放在中青年人群,同时兼顾各个年龄段;按照以往疫苗人体实验的经验,志愿者应处于“普通健康状态”,即不属于特别强壮或是特别羸弱等极端状况,这样实验的结果才具有普遍意义。

  2、实验可能采取什么方式

  一是接种后检查是否产生抗体,二是对比实验

  那么,志愿者将以怎样的方式参与实验呢?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办公室工作人员答复记者,从理论上说,某种疫苗进行人体实验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将疫苗接种到志愿者体内,观察人体是否对病毒产生抗体;二是对比实验,即将志愿者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接种疫苗,另外一部分不接种,然后观察两部分人群在相同条件下对病毒的反应是否相同,如果接种了疫苗的人群感染率大大降低,就说明疫苗是有效的。

  “不过这只是理论上的说法。”对方解释道,“具体到这次SARS疫苗人体实验是否同时采取这两种方式,现在无法给你肯定的回答,不过第一种实验方式即血清方面的实验应该是必不可少的,而进行对比实验的难度可能会大一些。另外,我国对疫苗的人体实验工作一向非常谨慎,因为这与国人传统的道德、伦理观念紧密相关。”

  广东疾控中心介绍了当年麻疹疫苗的推广经过。“当时麻疹疫苗研制出来后,只选择了几个试点地区的成人进行了接种,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后发现,试点地区麻疹的发病率远远低于非试点地区,才开始逐渐推广;又经过多年研究,确定这种疫苗对孩子也没有副作用,才在全国范围内为新生儿进行接种。”

  3、“新加坡实验室感染”事件会否重演

  灭活性疫苗与研究性病毒完全不同,不会造成非典感染

  “非典疫苗进入人体实验”的消息传出后,有读者打来电话:“前段时间新加坡一位非典研究人员曾在实验室感染病毒,类似事件是否会在此次人体实验中重演?”针对这个问题,广东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明确表示:“绝对不会。”

  她向记者解释道,疫苗一般分为两类,一种是灭活疫苗,就是获得病毒以后经过科学方法的处理,让病毒完全丧失活性,将这种疫苗注入机体后,其中的病原微生物不会对机体产生危害,而机体则会对病原微生物表面的抗原结构产生免疫反应;另外一种则是减毒疫苗,有些病毒在灭活后输入人体不仅不能促使人体抵御病毒,反而会在病毒入侵人体后加重病情,这样就不得不再去花大量时间研制减毒疫苗,也就是使病毒繁殖很多代,有时甚至上百代,逐渐去除病毒大部分活性,将其做成疫苗,因此减毒疫苗对技术水平要求更高。

  广东疾控中心解释说:“上次造成新加坡一位研究人员感染非典的元凶是实验室中研究用的SARS病毒,也就是我们说的‘野病毒’,仍具备传染性和繁殖能力,这与我们说的疫苗完全不同。”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目前有关部门批准进行人体实验的非典疫苗都属于灭活疫苗。

  4、何时才能说疫苗研制成功

  人体实验后还必须接受临床应用考验

  SARS疫苗一旦进入人体实验阶段是否就意味着研制成功?从记者的采访看,事情并非这样简单。

  据有关专家介绍,一般疫苗的试验要经过三个阶段:一是动物试验阶段,即先在动物体中注入疫苗,然后注入非典病毒,观察疫苗对病毒的阻断效果如何。从有关部门向媒体公布的信息来看,目前我国已完成此方面研究。第二步是在志愿者中进行人体实验。第三步则是临床上试用,这是考察疫苗是否成功最关键环节,一般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

  按照这位专家的说法,研制出的疫苗在经过动物实验、人体实验和临床试用三个阶段后,还必须再一次通过流行性传染病的检验,如果证实能够阻断病毒传播、保障人体健康,才能最后达到大批量的生产应用阶段,而且即便是到了应用阶段,也不能完全保证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一般疫苗的预防概率都很难达到100%,绝大部分疫苗的预防概率都在90%左右,即便研制非常成功的疫苗也可能是在这100个人中全部有效,但在另外100个人中,就只对90或98个人有效。

  面对媒体和公众对于非典疫苗的热切关注,广东疾控中心也提醒说,非典疫苗进入人体实验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而且即使疫苗最后研制成功,也不能有“SARS从此不再来”的想法,因为对传染病来说,除了预防接种外,综合性防疫措施同样十分重要,这也是为什么国家有关部门在抓紧研究非典疫苗的同时,加快建立公共卫生体系的原因。

  《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