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符合《素问·刺法论》“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的论述,属于中医学瘟疫、热病的范畴。其病因为疫毒之邪,由口鼻而入,主要病位在肺,也可累及其他脏腑;基本病机为邪毒壅肺、湿痰瘀阻、肺气郁闭、气阴亏虚。中医药治疗的原则是早治疗、重祛邪、早扶正、防传变。

1.辨证论治:

⑴ 疫毒犯肺证:多见于早期。

症状:初起发热,或有恶寒; 头痛,身痛,肢困; 干咳,少痰,或有咽痛; 气短,乏力,口干。舌苔白或黄,脉滑数。

治法:清肺解毒,化湿透邪。

基本方及参考剂量:

银花15 g连翘15 g黄芩10 g柴胡10 g

青蒿15 g白蔻 6 g(打)(炒)杏仁9 g

生薏苡仁15 g沙参 15 g 芦根15 g

加减:①无汗者加薄荷;②热甚者加生石膏、知母;③苔腻者加藿香、佩兰;④腹泻者去知母,加黄连、炮姜;⑤恶心呕吐者加制半夏、竹茹。

⑵ 疫毒壅肺证:多见于早期、进展期。

症状:高热,汗出热不解,身痛;咳嗽,少痰,胸闷,气促;腹泻,恶心呕吐,或脘腹胀满,或便秘,或便溏不爽;口干不欲饮,气短,乏力;甚则烦躁不安。舌红或绛,苔黄腻,脉滑数。

治法:清热解毒,宣肺化湿。

基本方及参考剂量:

生石膏45 g(先煎)知母10 g炙麻黄6 g

银花20 g炒杏仁10 g生薏苡仁15 g

浙贝10 g太子参10 g生甘草10 g

加减:① 烦躁不安、舌绛口干者加生地、赤芍、丹皮;②气短、乏力、口干重者去太子参,加西洋参;③恶心呕吐者加制半夏;④便秘者加全瓜蒌、生大黄;⑤脘腹胀满、便溏不爽者加焦槟榔、木香。

⑶ 肺闭喘憋证:多见于进展期及重症SARS。

症状:高热不退或开始减退; 呼吸困难,憋气胸闷,喘息气促; 或有干咳,少痰,或痰中带血;气短,疲乏无力。口唇紫暗,舌红或暗红,苔黄腻,脉滑。

治法:清热泻肺,祛瘀化浊,佐以扶正。

基本方及参考剂量:

葶苈子15 g桑白皮15 g黄芩10 g郁金10 g

全瓜蒌30 g蚕砂10 g(包)萆薢12 g丹参15 g

败酱草30 g西洋参15 g

加减:①气短、疲乏、喘重者加山萸肉;②脘腹胀满、纳差者加厚朴、麦芽;③口唇发绀者加三七、益母草。

⑷ 内闭外脱证:见于重症SARS。

症状:呼吸窘迫,憋气喘促,呼多吸少;语声低微,躁扰不安,甚则神昏,汗出肢冷。口唇紫暗,舌暗红,苔黄腻,脉沉细欲绝。

治法:益气敛阴,回阳固脱,化浊开闭。

基本方及参考剂量:

红参10~30 g(另煎兑服)炮附子10 g山萸肉30 g

麦冬15 g郁金10 g三七6 g

加减:①神昏者上方送服安宫牛黄丸;②冷汗淋漓者加煅龙牡;③肢冷者加桂枝、干姜;④喉间痰鸣者加用猴枣散。

⑸ 气阴亏虚、痰瘀阻络证:多见于恢复期。

症状:胸闷,气短,神疲乏力,动则气喘; 或见咳嗽; 自觉发热或低热,自汗,焦虑不安,失眠,纳呆,口干咽燥。舌红少津,舌苔黄或腻,脉象多见沉细无力。

治法:益气养阴,化痰通络。

基本方及参考剂量:

党参15 g沙参15 g麦冬15 g生地15 g

赤芍12 g紫菀15 g浙贝10 g麦芽15 g

加减:①气短气喘较重、舌质暗者加三七、五味子、山萸肉;②自觉发热或心中烦热、舌暗者加青蒿、山栀、丹皮;③大便偏溏者加茯苓、白术;④焦虑不安者加醋柴胡、香附;⑤失眠者加炒枣仁、远志;⑥肝功能损伤转氨酶升高者加茵陈、五味子。

2.中成药的应用:应当辨证使用中成药,可与中药汤剂联合应用。

⑴ 退热类:适用于早期、进展期发热,可选用瓜霜退热灵胶囊、紫雪、新雪颗粒、小柴胡片(或颗粒)、柴银口服液等。

⑵ 清热解毒类:适用于早期、进展期的疫毒犯肺证、疫毒壅肺证、肺闭喘憋证。注射剂可选用清开灵注射液、鱼腥草注射液、双黄连粉针剂、复方苦参注射液等。口服剂可选用清开灵口服液(或胶囊)、清热解毒口服液(或颗粒)、双黄连口服液、金莲清热颗粒、苦甘颗粒、葛根芩连微丸、梅花点舌丹、紫金锭等。

⑶ 活血化瘀、祛湿化痰类:适用于进展期和重症SARS的肺闭喘憋证。注射剂可选用丹参注射液、香丹注射液、川芎嗪注射液、灯盏细辛注射液等。口服剂可选用血府逐瘀口服液(或颗粒)、复方丹参滴丸、藿香正气口服液(或胶囊)、猴枣散等。

⑷ 扶正类:适用于各期有正气亏虚者。注射剂可选用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参附注射液、黄芪注射液等。口服剂可选用生脉饮、百令胶囊、金水宝胶囊、宁心宝胶囊、诺迪康胶囊、六味地黄丸、补中益气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