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烟日益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因为一方面吸烟严重地损害了人们的健康,致数以百万的人们于死地;另一方面烟草及其制成品(主要是卷烟)又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使数以百万计的人“靠它过活”。控制吸烟就是要达到逐步减少卷烟等制成品的消费水平,这会带来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减少了对健康的损害,这是“利”的一面;另一方面它会使烟农和卷烟生产及销售商减少产量和销售量,这是“弊”的一面。也许,还会预期政府由此而减少烟草带来的税收。我们需权衡利弊孰大,从而决定政策取向。
  为了回答利弊孰大的问题,首先需要说明卷烟消费的某些特征。
  根据1998年全国六个大区所做的卷烟消费调查资料,我们测算出卷烟需求的总价格弹性为-0.51,并算得价格的这种影响50%来自吸烟者减少吸烟量,50%来自放弃吸烟。我们还利用80年代至90年代的时间序列资料,证明了吸烟的确是一种“理性嗜好”行为,提高卷烟价格的确会使总的消费量减少。但卷烟需求的收入弹性是一个正值,即随着收入的增加,人们会增加卷烟上的消费支出,因而,卷烟在中国目前仍属正常商品。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在许多发达国家,卷烟需求的收入弹性已变成一个负值了,在那些地方,卷烟已经成为一种劣质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