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香烟    

    这篇文章也许会得罪偶的烟民朋友,也许偶的确不该也没有资格把自己包装成”忧国忧民”之辈。不过偶长期以来一直有这样一个念头而且至今未消,就只有硬着头皮冒天下烟友之大不韪了。偶只是诚恳地希望各位朋友——无论是抽烟的或不抽烟的都能以宽容的态度把偶的这篇文章读完(偶写这文章也不容易,查了好多资料呢),然后你再选择戒或不戒、骂或不骂。

    香烟是一种世界上最奇怪的东西。奇怪之一就是其名字,这种由人把烟草含在嘴上燃烧而冒出的烟雾实在是呛人而又难闻,没有接触过的人总是愿意捂着鼻子,而偏偏有人就舍得赐予其“香”字,从此成为既温雅又诱人仿如淑女般为人所爱的"香烟",我想这也算一种“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奇怪之二就是香烟的功能独一无二,香烟既不能解渴,也不能充饥,更无美容和延年益寿之效,但却被许许多多人当作比一日三餐还一日三餐,而且消受起来的表情看上去还十分惬意。奇怪之三是香烟是世界上唯一被明确证明而且生产厂商也公开宣称有损健康但却可以冠冕堂皇销售的一种产品,但购买、消费它的人不仅没有谁战战兢兢,反而趋之若鹜,而眼下被揭穿含苏丹红的鸡蛋、鸭蛋,含抗生素的多宝鱼却没有一个会有这样的好运,这边刚被揭有害人体,那边就被人们拒之门外了。奇怪之四是香烟的价格与香烟的销量是一种让任何人都难看得懂的关系,市场经济下产品的价格与销售通常都是一种反比的关系或者是呈一种负的需求弹性,但香烟由改革开放前的最低7分最高3毛几一包涨到今天的最低几元钱、最高几百元一包,不仅在我国的销量不减反增,而且市场上越是价高的香烟越是紧俏,紧俏到你也许要找人走后门才能搞得到。奇怪之五是国家的香烟政策是唯一一心二用、口是心非的政策,一方面国家顺应世界潮流宣传和倡导戒烟,每年的世界戒烟日都会有轰轰烈烈的宣传活动;另一方面国家从未真正下决心禁止或压缩烟草的种植和香烟的生产,而且有意让烟草成为国家的支柱产业,烟草集团都成了实力雄厚的财团。奇怪之六是“吸烟有害健康”本是用来警示烟民、促其戒烟的宣传口号,没想厂商也可借用来作为其促进其烟草销售的广告,而且其效果可能远比“吸烟有益健康”要好得多,这是国家、烟商、烟民共创和谐社会最有力的基础,也是烟厂一定要为烟民生产出更好香烟的最强大的动力!

     朋友,明白了香烟的奇怪就会明白香烟的危害是如何超出人们的想象的。